> > 魏晋 > 画工弃市

画工弃市

画工弃市

魏晋:葛洪 所属类型 寓事, 故事
  元帝后宫既多,不得常见,乃使画工图形,案图召幸之。诸宫人皆赂画工,多者十万,少者亦不减五万。独王嫱不肯,遂不得见。匈奴入朝,求美人为阏氏。于是上案图,以昭君行。及去,召见,貌为后宫第一,善应付,举止优雅。帝悔之,而名籍已定。帝重信于外国,故不复更人。乃穷案其事,画工皆弃市,籍其家,资皆巨万。画工有杜陵**延寿,为人形,丑好老少,必得其真;安陵陈敞、新丰刘白、龚宽,并工为牛马飞鸟众势,人形好丑,不逮延寿、下杜阳望亦善画,尤善布色,樊育亦善布色:同日弃市。京师画工于是差稀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  汉元帝后宫里的宫女已经够多了,不能经常见到,(元帝)就让画工画像,根据图象的面貌召见宠幸。所有宫女都贿赂画工,多的达十万贿钱,少的也有五万多。只有王嫱不肯**,因此就得不到皇帝的召见。匈奴来朝拜,想求得美人做王后。于是皇帝察看图象,让王昭君去匈奴。临去时召见她,长相是皇宫里最美的,而且擅长对答,举止沉静文雅。皇帝很后悔,但是名册已经定下来了。皇帝对外国注重信义,所以不再换人。就追究查明**画工的这件事,画工都被在市中斩首,抄没画工的家产,都有亿万巨额。画工有杜陵**延寿,画人像,无论丑的美的老的少的,他都能画的跟真的一样;安陵陈敞,新丰刘白、龚宽,一起画牛马飞鸟的各种姿势,画人物他们不如**延寿,下杜阳望也擅长画人物画,尤其善于着色,樊育也善于着色,但他们一天**了,京城的画工因此而比较少了。

注释
元帝:指汉元帝。后宫:指后宫美女。
案:通“按”,意思是按照。
幸:宠幸,指的帝王对后妃的宠爱。
赂:赠送财物
不减:不少于。
阏氏(yān zhī):汉时匈奴单于之妻的称号,即匈奴皇后之号。
行:前行,这里指出嫁。
闲雅:亦作“娴雅”,从容大方。
名籍:记名入册。
穷案:彻底追查。
弃市:古时在闹市执行**,并把尸体暴露街头。
籍:登记,抄查没收。

简析

  本文选自《西京杂记》。作者葛洪,字稚川,东晋丹阳句容县人。文中通过封建帝王宫中生活的一个侧面,无情地揭露了汉元帝们的荒**烂,醉生梦死。美丽正直的王嫱(昭君)因不肯贿赂画工,而未能得到皇帝的宠幸,最后落得远嫁匈奴的不幸下场;因此后人很多文学作品以“昭君出塞”为题材,替王昭君鸣不平,借以讽刺汉元帝,痛骂利欲熏心的画工**延寿;表达了中华民间爱憎分明的纯朴民情风俗。

画工弃市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